古典文学

 古典文学     |      2019-11-30

胡友为是S市着名胸外专家,素有妙手回春之美称,特别是在器官移植方面,胡友为更是有着过人之处,经他手移植的器官,吻合良好,排异现象极低。所以很多达官显贵,身体出现异样,都会选择让他来主刀。

“丁医生,病人的手术情况怎么样,”一个护士问道。

其实胡友为在医学上能有今天这般造诣,全是因为十五年前的一件往事。

“手术很成功,注意病人现在需要休息,不能太多人进入病房”。一个三十多岁医生边走边说,等他走远了另一个护士才开始对刚才问话的那个护士说到:“丁医生可是医学界的天才,做手术从来都没有失误过,下次这种问题别问了,会惹他生气的。”

十五年前,胡友为还是S市医科大学的学生,临近毕业那年,他随几名同学一起去山上露营,结果山上下起了暴风雨,一伙人走散了。

丁龙是一个医生,在别人眼里他是医学界的天才,大大小小的手术做了几百场从来没有失误过,并且他才三十多岁他还年轻,可谁也不知道他这种天赋是怎么来的。

胡友为在山里迷了路,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蹿,随身携带的食物很快就吃完了,又在山里转了一天,仍然没找到回去的路,接着又被蛇咬了,真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祸不单行。

刚回到家里丁龙就急忙跑到自家的地下室,地下室的墙上还挂着许多的骨架,在中间的位置上面放了一张医院用的手术床,旁边几乎做手术的仪器全部都有,床上还绑了一个人。

正当胡友为,体力不支,生命垂危之际,却在山里发现了一栋小屋。胡友为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拼尽后一点力气跑到小屋求救。

“终于可以试试我的新想法,希望这次能成功吧。”丁龙小声的说道。

小屋里住着一对父女,这对父女救了胡友为,并为他注射了血清。

丁龙熟练的拿起了手术刀,床上躺在的人看着他过来剧烈的挣扎起来。丁龙撕下了床上那个人嘴上的胶带,胶带刚撕下来地下室就响起了“救命”的大声尖叫,声音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几天以后,胡友为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又得父女二人的指引,知道了下山的路,准备翌日下山返回学校。

她感觉自己就好像在一个地狱,她亲眼看眼前这个男子将一个人给肢解了,从身上的一块一块肉,到身上的一个个器官,后那男子的骨架却被眼前这个男子挂在了墙上。

但是就在当天晚上,胡友为发现了一些秘密,原来小屋下面有地下室,胡友为一看便知道这种布局的地下室是医学研究室。

“别叫了,这个地下室密闭室非常好,不可能有人听见的,”说着将麻醉药注入女子的身体里。

他很好奇,怎么会有人在深山里搞医学研究,于是胡友为趁夜偷偷潜入地下室,想要一探究竟。他在地下室里找到一本医学笔记,原来小屋的主人是一位医道高手,只因得罪了权贵,受人迫害,不得已才躲进深山。

女子在意识消失前说了后一句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笔记本里记录了许多经典的器官移植手术案例,祥细分析了手术中的注意事项以及技巧要领。更重要的是屋主人在深山里正在进行一项秘密的医学研究,重生之法。

“鬼吗?要是真有鬼他早应该死了。”丁龙熟练的拿起了手术刀,开始慢慢的将她肢解,女子身体上的肉被一点点切掉,她的内脏被一块块取了出来。

胡友为自小便梦想着能成为一名名医,但奈何家境一般,即使考上了医大,也是成绩平平,不受老师的青睐,眼看就要毕业了,自己很可能会进入一家小医院实习,想成一名名医是不可能了!

地下室充满了血腥味,地上当初都是鲜血,丁龙看了一眼骨架还是失望的摇了摇头,他一直认为自己可以学古人庖丁解牛一样将人肢解,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能完美的将人的血肉从骨头解刨掉,“一定是哪里出现了失误,只是我不知道,”丁龙自言自语道。

可气的是就在前段时间,胡友为相恋多年的女友,也跟他分了手,跟了一个富二代,归根到底还不是自己没钱没名气。

他熟练的将碎肉收拾好,打扫好地下室,然后开车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地方将一个黑色袋子扔下,顺便将路上的一个行人打晕拉上车离开了。

如果有了这个笔记本,自己随便将这笔记本上的方法写上一点写入毕业论文,定能得到教授的青昧,自己进入市医院实习也就有希望了。

第二天,新闻上出现了一个让人们惊恐的消息,杀人魔再次出现,昨天在某某地方又出现了装有碎肉的袋子,这已经是第99人了。

然后再将笔记上的内容融会贯通,何愁他日不能成为S市数一数二的名医。思绪至此,胡友为心中的恶念油然而生,于是从地下室里偷拿了一些有毒的药剂藏于身上,等到第二天早上,胡友为将毒药放在了父女二人的食物之中,毒死了父女二人,并将尸体藏于地下室,破坏了地下室的入口,这才带着笔记本,返回了学样。

警察局局长已经被换了好几次了,短短几年已经有99个人被凶残的屠杀,警察却没有任何线索,警察局长已经像上级请求派人下来帮忙了,可还是没有丝毫线索。

之后的事情跟胡友为设想的一样,他凭借一篇优秀的毕业论文,成功得到了教授的青昧,去了市中心医院实习,之后根据笔记本上的方法,成了S市的一把刀。

作为杀人犯的丁龙却还在手术室里做一个大型手术,没有人会想到一个救人的医生会是那个杀人魔,更没有人去怀疑。

功成名就,不少达官显贵纷纷送礼拉扰他,身边的女人也是换了一个又一个。

晚上丁龙来到地下室,还是同样的剧情同样的情况,看着丁龙脸上沮丧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失败了,当他准备将碎肉收拾好扔掉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所有的骷髅骨架好像都活了似的。他们疯狂的扑向丁龙,丁龙被骷髅扑倒了。

这天S市的市长李铭天又来找胡友为了,自从胡友为成名之后,他自然也成了市长的朋友。李市长连任三届,已然60岁的高龄了。二人一番客套之后,遣散了一众人员,只剩二人密谈。

丁龙被一群骷髅按在还没有整理好的病床上,丁龙闻着床上的血腥问看着眼前的碎肉他感到了害怕。

“胡老弟,实不相瞒,医生说我酒色过度,肾脏衰竭,只怕时日无多!”李市长说道。

几个骷髅拿起了手术刀开始对丁龙进行解刨,丁龙大声的喊叫,因为骷髅根本没有为他注射麻醉药,可却不会有人听见他呼救。

“我可以替你换一个年轻有活力的肾!”胡友为说道。其实打从了李市长一进屋,他就看出李市长一副病态。

他不知道自己疼晕了多少次又疼了醒来,他看着自己被一点点的肢解掉,骷髅的手法是那么熟练,就好像是古代的庖丁解牛一样。他好像突然懂了,为什么他没法将人的血肉给完美的分离开,因为给别人注射了麻醉药。

“没用的,胡老弟,我不仅肾衰竭,其他各器官也都开始衰竭,身体机能也开始下降,就算换掉所有器官,也多活不了几年。”李市长说道:“胡老弟,你的那个研究怎么样了?”

一周后,警察在丁龙地下室找到了一堆碎肉和一个骷髅架子。经过DNA确定了这堆碎肉就是丁龙。

“什么研究?”胡友为故作镇定地说道。其实他心里早就吓了一跳,因为他的研究一直都是秘密进行的,没有任何人知道,李市长又是从哪里得知的!

警察局局长又又换了,这次损失的是一个医学界天才,刚上任的警察在查找一个月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下就找了一个犯人顶罪,并立刻将这个人击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