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

 古典文学     |      2019-11-29

小时候她要吃一块糖林棣桦都不给她,要她唱一首歌才肯买;她要一件漂亮衣服那更加不可能,除非扫一个月的地才成。别的女孩子小时候学钢琴学跳舞,就连跟她没半毛钱关系的哥哥都去学琴了,林棣桦却一咬牙把她塞到了跆拳道馆;别的女孩子小时候听童话故事,林棣桦却一定要她背什么“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人物。”更可气的是她的名字,别的孩子都是跟着爸爸姓,特别些也跟着妈妈姓,只有她,跟着外婆姓。名字更叫她别扭,石心石心,铁石心肠!如果这都是无关利害的小事的话,那么接下来这件事就关系到石心的切身利益了。林棣桦带着她嫁给了一个带着孩子的男人,并且一再告诫她要对那八竿子打不着的哥哥好。于是石心每次吃饭都把自己不爱吃的鸡蛋挑到她哥哥薛紫阳的碗里,紫阳和她一样不爱吃鸡蛋,瞪他一眼要把鸡蛋挑出来,但是石心恁是用武力强迫比他大三岁的哥哥咽下了那半碗鸡蛋。没办法,谁让紫阳学的是钢琴而不是跆拳道!打架这种事靠的是实力。她更想让林棣桦知道她不是人人捏的软柿子!林棣桦看着得意洋洋的石心和眼泪婆娑的紫阳当时一句话都没说,但是当薛紫阳某一日堵她在墙角用毛毛虫吓哭她之后拽拽的说,林棣桦说的没错,男子汉要奋起反抗!石心咬牙切齿的咒骂,顿时怀疑她和紫阳到底谁才是林棣桦亲生,竟然帮着外人来欺负她。她和薛紫阳的战争从此开始,直到后薛紫阳拿着一块蛋糕来跟她赔礼道歉——石心,妈说的对,好男人不欺负女人。薛紫阳竟然管林棣桦叫妈!有没有道理!但那时石心却为此赌气没有回家,在大街上一个人晃悠了好久,只等着天黑下来之后林棣桦像别的妈一样哭天抢地来找她,站在她面前忏悔,说她不应该挑唆薛紫阳来吓她,是妈妈的错,心儿跟妈妈回家吧。但是她从日影西斜等到华灯初上等到夜里十点钟连个鬼影子也没等到,还是她那来出差的叔叔陆晓沐找到了她。她用手背擦着鼻子狠狠的对陆晓沐说我哪儿也不去,我就是哪儿也不去!石心不懂事的时候一直叫陆晓沐爸,林棣桦虽然生了她,但并没有给她一个爸爸,是陆晓沐一把屎一把尿帮忙拉扯她的,她那时候肯定就对林棣桦不满,所以才会张口第一句话是喊“爸爸”,还是冲着陆晓沐喊得。为了报复林棣桦的无情,小学老师教她们写命题作文的时候石心咬了咬牙恶狠狠地写,我三个爸爸,薛谦,陆晓沐,还有一个我不认识。这件事害得林棣桦被老师叫去谈话,告诫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能让小孩子知道。石心坐在客厅里等着林棣桦的雷霆之怒发下来,但林棣桦回家之后却笑着她聪明,并一本正经的纠正她她只有两个爸爸,一个是生她的,姓陈,一个是薛谦,陆晓沐根本不算。她觉得自己这一拳打空了。石心一写成名,全校都知道她有三个爸爸,她走一路别人都能跟着笑一路,忍无可忍的她终于用上了多年学习的跆拳道,打得几个男生抱头鼠窜。林棣桦,这怪不得我,学了跆拳道还在该出手时不出手那就对不起苍天!林棣桦为此给校长说了一箩筐好话给医院送了半箩筐钱。但她对石心,只是阴着脸说,随便打人是不对的!但是这次打得痛快,干得好!再大一些的时候石心学着抽烟,她不像其他孩子那样躲在厕所抽,多没出息!她甚至有意无意留下自己抽烟的证据给林棣桦。她就是不听话,看林棣桦怎么办。林棣桦看见她抽白沙烟时只蹙了蹙眉,晚上回来就丢给她一包爱喜,并拍着她肩膀说,专给女生抽的,薄荷味,清凉!上帝,若不是看在林棣桦是她妈的份儿上她真想把那一盒爱喜摔在她脸上。但说到底,林棣桦是她妈吗?爱喜抽起来比白沙味道好很多,但石心却连一支都抽不完,她把一盒烟奋力地扔在地上拼命用脚踩,烟,这辈子都跟她没关系了!早恋是个普遍的问题,她那八竿子打不着的哥哥先她进入这个阶段,整天埋头想入非非,脸阴的像个冬瓜,林棣桦像一个怀春的少女一样跟在他后面出谋划策,石心简直恨得牙根痒痒!有什么了不起,薛紫阳喜欢的女生细眉长眼,一阵大风就能吹跑。但她的爱情也来的如洪水猛兽,问题在于她爱上的竟然是她曾经叫过爸爸的陆晓沐。在林棣桦和薛紫阳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为毫不靠谱的爱情忙的晕头转向的时候,她却开始为这事愁得寝食难安如坐针毡。这都怪林棣桦,一定是她缺乏父爱的原因才会爱上一个比他大二十六岁的男人。这都是林棣桦的错,林棣桦却不知不觉,她在帮着她儿子谋划爱情!这一点她恨透了林棣桦。十四岁的石心为了爱情在夏日的雨夜里独自搭火车去找陆晓沐,才停了雨的大街上积水一滩一滩亮如明镜,她却忍不住坐在在陌生的街头抱膝痛哭。是儒雅的陆晓沐在这个她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的城市偶遇了她,并带她回了家。亲爱的陆晓沐总是这样,他不是他爸,却比她林棣桦靠谱的多,他总在她落难的时候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石心光脚站在陆晓沐的沙发上哇哇大哭,抹着眼泪说林棣桦不管我了!陆晓沐咱俩谈恋爱吧!温润如玉的陆晓沐是帅气的单身男人,她从未见他发过火,那一次却打电话把林棣桦骂了个半死。石心都不由担心林棣桦会把这一腔怨气转过来发在自己身上,但林棣桦却淡定的说,我以为你会爱上你哥呢,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的么!是陆晓沐我还放心些,你要不先住几天吧,等上课的时候再回来。石心这场惊天动地的初恋竟然就那样在时间的流逝中无疾而终了,比起别人的轰轰烈烈,她除了在陆晓沐家的沙发上哭的时候之外什么都没有!林棣桦不反对她恋爱,甚至不反对她爱上的这个人是陆晓沐,她甚至告诉她陆晓沐的喜好叫她放胆去爱,人不轻狂枉少年!她爱陆晓沐四年,这漫长的时间像一场病一样折磨得她心灰意懒,后连大哭一场都没有力气,只能干瞪着天空发呆。谢天谢地,陆晓沐没爱她,不然害惨了陆晓沐!十八岁她上大学,同学们都是爸妈立着大包小包前呼后拥的送,林棣桦却只给她一张卡,拽拽地告诉她,钱都在里面了,需要什么自己筹办,生活费也在里面没了自己去挣。石心张着嘴巴呆呆的看她,等她说出别的话来,上帝,林棣桦竟然就那么转身走了,她竟然连送她的心思都没动。是陆晓沐,陪她坐了那么久的火车,带她去报名,路上她忍不住问,陆晓沐,你是不是爱林棣桦才对我这么好?陆晓沐却凶她,不许叫名字,叫叔叔。大学开学,看着同学因为想家哭鼻涕因为军训晒太阳哭鼻子因为叠不好被子被教官骂哭鼻子的时候石心想,林棣桦,拜您所赐,这些都是小case。大学是自由的天堂,再也没有老师跟在屁股后面检查作业检查出勤再也没有人管你是不是谈对象了,但是她的同学却开始叫苦连天,习惯不了突然多出来的自由,习惯不了突然多出来的孤独,石心却忙着为自己的生计奔波,天知道林棣桦是怎么想的,给她的生活费指甲盖儿那么点,她难道不买新衣服不买好吃的!毕业找工作恋爱结婚,石心都筹备好了,坐在镜子前面梳理自己卷曲的长发,一边打量靠门站着的林棣桦,那个嚣张的女人似乎老了,鬓间有了些许雪意,睁俩大眼睛含笑看着她。石心不理她。她不能否认在和同学闲谈时别人对她母亲教育方式的赞同与羡慕,但她还不知道怎么和林棣桦相处,过去的二十几年都习惯了和她冷眼相对。石心生了孩子之后发现,林棣桦真的老了,走路姿势都变了,头发更白的厉害,却抢着要带她的孩子,像抢宝贝一样。每当林棣桦拍着她的女儿宝贝儿宝贝儿的哄她逗她笑的时候石心都觉得嫉妒,一股子无名火往上窜,她赌气,不给她带小孩,林棣桦却像小孩一样躲在屋里呜呜咽咽的哭。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林棣桦哭,却不是为了自己。她不爱自己,怎么爱她的女儿!但林棣桦哭肝肠寸断,她以往的干练决绝都在眼泪里幻灭了。石心盯着那关着的门发愣,浑身都颤抖,说不清是为什么。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哥哥打电话来说林棣桦生了病住院,石心磨蹭了好久才去老家看她。林棣桦竟然中风了!天,林棣桦怎么可能是那副模样——她躺在门边的病床上,半边身子动不了,嘴也歪了,头发乱蓬蓬罩在脸上,一看见她就呵呵的笑,声音怪异的吓人。石心觉得两只脚粘在了门口动不了,可林棣桦却不管,歪着嘴含糊不清的叫,心儿,石心!向她伸出手来——这是林棣桦吗?她都不敢抬头去看。她哥拉她到病房外,妈中风了。石心点头,看见了,吸吸鼻子说,这天真他妈冷,老流鼻涕!医生说也不是没康复的可能,至少能让她生活自理。就是脾气有点坏,人也不清醒了。当然不清醒,林棣桦清醒的时候何曾她那样笑,何曾那样急切的向她伸出过一只手?林棣桦出院后回了乡下,石心隔了很久去看她,春日乡下的薄暮里老远听见她磔磔的笑声,她爸爸气喘吁吁的问“想不想让心儿回来?”“想!”林棣桦回答的斩钉截铁。她穿家常的衣服在门外面练习走路,踉跄的步伐,走的跌跌撞撞。“想就听话!再走几步,自己走!”他哥哥放开了扶着林棣桦的手,寒着脸,“这样骗妈不好吧,石心那丫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林棣桦蹒跚几步,抬头往远处看,认出了石心,高兴地要扑过来,却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在了地上。石心下意识的伸出一双手来扶,但隔得那么远……林棣桦不吃药,口齿不清还胡搅蛮缠,他爸爸接过药,要哄她吃。石心看不下去,走出去站在墙根底下听他爸哄她妈,想不想心儿家的孩子,吃了药心儿才给你看她家的孩子。林棣桦依旧推搡支吾。石心听了莫名其妙发火,一推门进去,把药自他爸爸手里抢过来,扯着大嗓门吼她:“不吃药我明天就走!”林棣桦委屈地低了头:“你走我就让你陆叔叔找你,以前你一走我都是让他找你的……”石心懵了,骂她,“陆叔叔陆叔叔,人家还过人家的日子呢!我又不是他生的,凭什么要他来找我!”她这下吓哭了林棣桦,她张着嘴像小孩一样扯着嗓子大哭,声音震得石心耳鸣心悸。他爸爸听见声音冲进来瞪着她,她也回瞪过去。反正不是她亲爸,她并不怕他。她只是心虚,怕他爸说点别的什么来!他哥也进来凑热闹,她更心虚,转身就要跑,他哥拉住她吼她,“你倒是哄哄她啊,怎么这么大个人还只知道跑!”石心茫然而手足无措,怎么哄怎么哄?在林棣桦床前的方寸之地内打转。就说你不走,会陪着她,会把孩子带过来给她玩,不讨厌她,爱她!不会么?!石心伸手抓自己头发,在林棣桦声嘶力竭的哭声里急的发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石心暗叹,林棣桦,你看,这一点就能说明咱们是不折不扣的亲娘儿俩,你不会的温柔,我一样也不会!她哥看着林棣桦哭的额头手渗出了汗珠,着里着慌往前推她,她站不稳,一下扑到林棣桦跟前,眼看要撞到她,只能伸手抱她——哦!她真瘦,在她怀里哭的浑身发抖,眼泪鼻涕沾满了她衣服。林棣桦伸手轻拍她的背,手都在抖,声音更抖的厉害,“林棣桦,别哭了啊,再哭不理你了,别哭了……”林棣桦还是哭,呜呜咽咽地哭,石心推开她吼“再哭,再哭我也哭给你看!”这一招灵验,林棣桦憋哭憋地脸都变了形都没敢再哭出一声,反伸着一双枯瘦的鹰爪一样的手来替她擦眼泪。石心在那一张放大在她面前的布满了皱纹又扭曲的面孔下竟然忍不住的泪雨纷飞。青天可鉴,她这次哭真不是为了吓林棣桦。

写了很多关于我妈的文字,很少写我爸,我妈说我爸很爱我,我是知道的。

我爸27岁的时候有了第一个孩子,也就是我。我妈说我改变了我爸,让他从一个孩子瞬间长大。

1米8的我爸哄孩子的样子我是怎么都想不到的,他学着我妈的样子把我包在小毯子里面,在怀里“轻轻”的摇,自己很是满意,我妈说她进屋的时候,看见我早已从被子里掉出来,我爸抱着空被子,闭着眼睛唱着歌,小心的轻轻摇晃着~

我2岁的时候,我爸突然决定要去做生意,他和我妈说不能给孩子这样的生活条件,他做过很多“生意”,水果,羊绒,瓜子,饭店.....我爸是一定做不好生意的,他太实在,果不其然,都以赔钱的结局不告而终。

我读幼儿园的时候,我爸每天都会给我煮个鸡蛋带着,有一天,鸡蛋没有煮太熟,我觉得好吃,我说爸爸,我喜欢吃这样的鸡蛋,我爸说好,结果第二天我吃早点的时候,鸡蛋滋了同桌一脸,我爸就是这样,他极力想要给我们最好的,哪怕做着自己并不擅长的事情,给我们的爱总是“过度”。

我妈说有一个夏天的中午,我和弟弟热的睡不着,我妈用扇子轻轻的给我们扇,我爸看了一眼,把扇子夺过来,说就你那点劲能凉快呢?看我的!果然是凉快,我和弟弟很快就睡着,留着鼻涕,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感冒了……

后来我离开家了,我很少给我爸打电话,每次给他打电话,都是那句话“你多吃点好的,是不没钱了,没钱爸给你打”,后来我爸学会了用微信,我收到了他的第一句语音“拽儿,你多吃点好的,是不是没钱了,没钱爸给你打”,我很少在群里说话,因为我爸,只要我爸看见我,就会在群里@我“拽儿,你多吃点好的,是不是没钱了,没钱爸给你打”

我爸每年的生日我都记得,但是我很少给他买礼物,我从来都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他不喜欢新衣服,喜欢吃,吃什么呢,我们不爱吃的,他都爱吃,我们爱吃瘦肉他就承包了所有肥肉,我们爱吃鱼肉他就承包了所有的鱼头.....他爱吃残羹剩饭,我买不到。

我妈说我爸之前的脾气很差,但是我只见过我爸发一次脾气,在外做生意的堂兄回家陪他喝酒,酒过三巡,堂兄讲起来他的发家史,都说无商不奸,堂兄当然不是个例外,我们都觉得还算是正常,但是我爸勃然大怒,放下酒杯扭头就走,我爸说“你这样做人不对”,留下堂兄愕然的呆在那里。

我和我爸有过一次交心,也是我爸喝了酒,那个时候二伯刚刚去世,我爸白天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晚上睡不着,独自喝酒到深夜,听说人老了就糊涂了,爷爷奶奶遭受了打击变的有点不可理喻,我爸在那段时间受尽了“折磨”,他一般都不怎么爱说话,那天喝醉了,我爸流泪了,我爸说“你二伯去世了,爸爸难受的很,爷爷老糊涂了,爸爸心疼的很啊,爸爸不容易...”

这些年我爸吃了很多苦,一直其实都不怎么容易!我庆幸我爸那天喝多了,说了那些话.....让我突然间长大,突然间开始心疼我爸~

我爸也很宠着我妈,我妈是个暴脾气,而且有时候根本就不讲理(妈妈,这句忽略),我妈总和我爸发脾气,我爸就是不说话,我和我弟看不下去就开始顶撞我妈,我爸不乐意啦,平时不爱说话的我爸开始给我和我弟开小会“你妈不容易,身体不好...”我和我弟竟然被我爸说的有点愧疚。

我妈不爱做饭,但是又想给我们吃好的,所以我们家改善伙食的流程就是:

我妈“拽儿,想吃饺子吗?

”想”